<var id="v1prt"></var><var id="v1prt"><dl id="v1prt"><listing id="v1prt"></listing></dl></var>
<var id="v1prt"></var>
<var id="v1prt"><strike id="v1prt"><listing id="v1prt"></listing></strike></var>
<var id="v1prt"></var>
<var id="v1prt"><strike id="v1prt"></strike></var><var id="v1prt"><strike id="v1prt"></strike></var>
<var id="v1prt"><strike id="v1prt"></strike></var><var id="v1prt"><video id="v1prt"><thead id="v1prt"></thead></video></var>

大地上的芬芳

2022-06-23 14:49韓修存
時代報告 2022年5期
關鍵詞:集鎮村居種養

韓修存

“龍集這里形如長龍臥波,綿延15公里直達湖心的半島,是我國五大淡水湖中唯一,也是世界罕見,漂浮在水上的魚米之鄉。你們這里屬東亞季風區,又屬北亞熱帶和北暖溫帶的過渡地區,不熱不冷,四季分明,雨熱同季,冬冷夏熱,春溫多變,秋高氣爽,光能充足,熱量富裕。年均氣溫為14.6攝氏度,年均降水量近900毫米,年均日照總時數為2326小時,無霜期200多天,降雪日僅僅只有9天,這樣優良的自然環境不是正適合水生動植物的生長嗎?再說了,你們這里土壤肥沃,生物吃喝不愁。沿湖的土壤多是由湖泛沖(沉)積物形成,以湖黑土為主,離湖岸越遠,含沙量越少,含黏質則逐漸增多,湖底淤泥覆蓋,這樣的土壤更利于水生動植物生長。你們仔細瞧瞧,在那清澈見底,透明度達1.2~2.5米的湖水里,銀魚、河蜆、白條蝦、刀魚……來回穿梭,優哉游哉,那龍蝦為什么就不能在這里安家呢……”在龍集鎮政府舉辦的稻蝦套養培訓班課堂上,臺上江蘇省淡水研究所唐建清教授在認真地述說著;臺下數十雙耳朵在傾聽著,數十個腦袋在思考著……初出茅廬者興奮不已,觀念保守者波瀾不驚,栽過跟頭者則猶豫不定……

臺下前排中間的座位上,那個留著小分頭、高鼻大嘴的中年人,濃眉緊蹙,心神不定。這人就是湯球,他正是屬于在奮進的道路上栽過跟頭、吃過許多虧的那類農民……此刻,他的人生軌跡如放電影般一幕幕地展現在眼前。

湯球1973年出生于龍西村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兄妹4人,家中僧多粥少,生活較為貧困。1991年初中畢業后,他再也不愿意拖累家人,決心用自己的雙手,土里刨食、水里撈金養活自己。

龍集鎮三面環湖,蘆葦等水生植物遍布湖岸。蘆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當年新四軍四師彭雪楓的部隊就是在這里,依托蘆葦蕩遮身蔽體,與鬼子巧妙周旋;在洪澤湖里捕魚捉蟹,采菱挖藕得以生存;農閑時,幫助老鄉割蘆葦、編蘆席、打折子……從小聽著湖區這段紅色歷史故事成長的湯球,不知不覺地也學會了編蘆席、打折子,只是還沒有機會一展拳腳。學也不上了,依靠自己奮斗的機會來了,他決心像當年新四軍那樣,克服前進道路上的一切困難,靠編蘆席、打折子在服務鄉鄰的同時,也能填飽自己的肚子。心靈才能手巧,編蘆席、打折子的手藝只能給他帶來微薄的經濟收入,每天只能賺取5元錢,可歪打正著,錢沒有賺多少,卻鍛煉了隨機應變、順勢而為的頭腦,堅定了他創業的信心。

那是一個人間四月天,天氣也像人們的心情一樣好。同村的老表高強邀請他到湖邊現場觀看他用“新式武器”——地籠進行捕魚捉蝦的表演。他們來到湖岸邊,只見高強一只手拿著地籠線,另一只手將已經裝進誘餌豬肺的地籠拋出,也將孩童們的希望拋了出去,湯球和老表的心臟也“噗噗”地跳著。大約過了一頓飯的工夫,他們開始拿魚了,隨著地籠的收緊,水中游的、地上爬的,無數條活蹦亂跳的魚兒、蝦兒、蟹兒,擺動著,攀爬著,爭先恐后地唱起歌來,跳起舞來。它們的鱗甲在陽光照耀下一閃一閃的,看得湯球眼花繚亂。大家圍成圓圈,伸出大手捉起來。剛才翩翩起舞的魚兒現在乖乖做了俘虜。還有的魚兒好像不服氣,使勁搖著想從網中逃脫出去,只見高強伸出大手抓住了頭和魚尾,魚兒便再也無能為力,只得乖乖就擒。等他們打掃完戰場,粗粗地一算,一個地籠一天竟能賺100元左右,這比他做蘆葦手工活賺得多多了。他當時就問老表地籠從哪里買的,老表說他是花了300元錢托人從蘇州買回來的。

湯球立即找人去買地籠,可是蘇州已經缺貨無法購買到?;钊嗽跄鼙荒虮锼?。湯球當即準備自己動手制作地籠。他立刻從鎮上的市場上買了竹子和網子,經過一個星期的努力,終于制成15米長的地籠。當天晚上,他就把織好的地籠放進大苔草地的湖岸邊,自己則守候在地籠邊,興奮得一夜沒合眼,地籠下在湖水里約摸過了一袋煙的工夫,“刷刷”地籠里就有了動靜,黃鱔、泥鰍、龍蝦……湯球手起魚躍,裝了一網袋,沉甸甸的,約有四五十斤,每隔3小時,起一遍地籠,可把他高興壞了,疲勞、饑餓早已拋到九霄云外。

一天下來,竟逮到200多斤龍蝦,十幾斤泥鰍,四五斤黃鱔。提到鎮上水產市場上,龍蝦以0.5元一斤,泥鰍以1.5元一斤,黃鱔4.5元一斤賣給了人家,一共賣了100多元錢。從此,他與地籠結下了不解之緣。直至龍蝦季節已過,共逮了40多天,賺了5000多元錢。龍蝦逮不到了,他又開始制作地籠售賣。有龍蝦季節,逮龍蝦,沒有龍蝦季節,就制作地籠。兩三年下來,他們家把貧窮的帽子拋進了洪澤湖,蓋了6間瓦房,兄弟三個都娶上了媳婦。

后來隨著放地籠人數的增加,湖區水產資源慢慢枯竭,利潤不能支持正常的生活來源,于是,他于1996年改弦更張做起了榨油生意,當年一天可以賺到一二百元。隨著榨油作坊的增加,利潤慢慢變薄,有時一天只能賺一二十元錢。

1997年秋天,湯球花了1萬多元錢買了拖拉機,替他人跑運輸,平均下來一天可以賺100多元錢。1999年,湯球拿到項目經理證;2001年開始參與小型市政工程建設,腰包漸漸鼓了起來;2006年買了第一臺現代牌挖掘機,開始搞土方工程,參與泗洪土方工程建設;2008年,湯球開始干起房屋土建工程,被別人騙了200多萬元。垂頭喪氣消沉一段時間后,頓感再也不能這樣活、這樣過了。重整旗鼓,振作起來,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湯球又開始做起小型水利工程;2012年泗洪開始掀起土地流轉大熱潮,黃海農場的老表嚴甫強來龍集姚興村承包1800多畝土地,湯球投了100多萬元參股,種植水稻和小麥。第一季水稻就虧損了200多萬元,從此以后,湯球就與老表各負其責,分開經營了,湯球自己承包700多畝;2013年11月,湯球又到龍集村流轉土地700多畝,一共1400多畝。經營了3年多的稻麥連作的傳統種植,不僅沒有帶來任何經濟效益,還欠了一屁股債。正是文中開頭,2016年的那場培訓課,讓他有了創業的沖動也有了命運的轉機??捎H戚朋友都來勸說他:“不能養,前面在龍集失敗的例子太多?!?/p>

龍集鎮黨委政府立即行動起來,改造塘口、完善水電路溝渠配套設施……又用實實在在行動打消了他的顧慮。他也拿出壯士斷腕的決心,流轉300畝土地開始試養。當年3月開塘,6月收獲,每畝純利潤賺了1000多元錢,從而堅定了他進行稻蝦套養的信心與決心。年底,承包的700畝土地全部進行稻蝦套養。第二年,5號實驗塘口,苗種加成蝦畝產達到800斤,實驗塘口凈賺1萬元!“成功了!成功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決定大干一場,由于稻蝦套養,土地修田200多天,同時龍蝦的排泄物和飼料殘骸為土地補充了有機肥,從而減少化肥的使用量,采用生物農藥植保,從而保證稻米的質量。在龍集黨委政府的引導支持下,他們公司申報的“迎湖明珠”品牌大米,順利通過了有機認證。

一人富不算富,大家富才是富。2018年鎮黨委政府書記石權等領導通過反復調研,發現塘口隨意開挖,達不到國家國土要求標準,市場苗種混亂,成活率低,技術低下,時常虧本,市場銷售互相壓價,許多農戶不僅沒有致富,反而陷入貧困。為了徹底解決這些問題,推廣集約化、規?;?、科學化發展,決定以泗洪縣環宇糧食種植家庭農場為龍頭推廣“五統一”種養模式,即“統一開挖塘口、統一技術支持、統一投放蝦苗、統一捕撈收購、統一水稻育秧”模式,直接帶動3戶建檔立卡低收入戶參與稻蝦種養,為每戶提供35畝稻蝦種養塘口,幫助他們以最小風險獲得最大的收益。低收入戶高開勇、房修兆、許彩光各承包30畝塘口,通過“五統一”管理,當年3家農戶每畝凈收入都在1000元以上,僅稻蝦一項每戶年收入都達4萬元以上,當年這三戶人家都實現了脫貧“摘帽”。

“中國人的飯碗任何時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習近平總書記的叮囑言猶在耳。如何利用資源優勢讓人們吃飽吃好成為擺在龍集人們面前的一道必答題。鎮黨委政府一班人經過反復研究討論,決定將稻蝦共作作為稻漁綜合種養主導方向,引入國家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金水集團,實行稻蝦共作標準化生產,全面引領龍集稻蝦產業提質增效。通過嚴把稻蝦共作標準規范,積極探索稻蝦共作新模式,以“土地股份合作社+公司(家庭農場)+低收入戶”的精準扶貧方式,標準化運行。龍集鎮稻蝦共作示范基地,嚴格執行國家級稻漁綜合種養示范區優質稻米種植標準,保證稻米、小龍蝦品質,積極推動稻、蝦向綠色、有機方向發展。在穩糧的基礎上,做到了“一水兩用、一田雙收、糧漁雙贏、生態高效”。2019年新增稻蝦共作面積8400畝,同年獲批省級稻漁綜合一二三產融合發展先導區榮譽稱號,截至目前總面積達2.5萬畝。

龍集鎮鎮長許滬軍扳著指頭,有板有眼地說:“我們和金水集團的合作,項目所在的姚興居、田集村、侯嘴村3個村居為金水集團承擔了大量的用地糾紛、資源糾紛處理工作。3個村居分別成立以支部書記為組長的幫辦工作組,在項目建設初期,每天都到現場協調解決矛盾糾紛,保障項目建設進度,村集體與企業簽訂流轉協議,除矛盾糾紛調處外,還做好日常管理服務,如在項目建設初期,需要大量人工,3個村居全力配合,安排專人,每天根據基地用工量及時調配人員到基地務工,解決用工缺口大的問題。金水集團致富也沒有忘記帶領百姓致富的社會責任,主動支付村居每畝60元的土地流轉服務費,僅此一項每年就可以為每個村集體增收10萬元左右?!?/p>

豪情萬丈、思維活躍的鎮黨委書記石權是公共資源資產都變“股金”的發明者。他的思維是,金水集團龍集基地稻蝦共作項目基地內3個村居原有的機電泵站、溝路塘渠等公共設施是經過國家財政投入資金改造的,應屬于全體村民共同所有的固定資產,這部分改造后的設施大大降低了基地建設和運行的成本,如果這部分資產資源無償提供給基地使用,則違背了當初農田改造時提高農民收入和幫助村集體發展的初衷。為了讓集體資產資源發揮應有效益,龍集鎮堅持誰投資、誰所有、誰受益、有償使用的原則,經與金水集團反復協商,將基地3個村居由財政資金投入的泵站、溝路塘渠等公共資產資源分別折價600萬元入股金水集團龍集基地,并由金水集團龍集基地每年按照利潤的一定比例分紅到這3個村居。有效保障了國家財政投入資金確實發揮經濟效益,較大幅度增加了村集體經濟收入,也為村居提高經營性收入、探索除發包以外的增收新路徑開辟了新道路,村集體收入不再是一成不變的發包收入,而是與企業經營效益掛鉤的動態收入。農民在獲取了每畝950元的土地租金后,還有一份打工的收入。村居勞務合作社負責給基地提供勞務人員,優先雇用建檔立卡低收入戶,基地建設以來,累計用工361人,其中低收入戶102人,人均增收2000~5000元,全年人均可增收4000~8000元。田集村田漢林,基地建設初期主要從事打零工,每天100元,基地建成以后,轉為基地長期工人,月工資2000元左右,每年增收24000元左右。此外,通過基地示范,帶動了當地更多農戶進行稻漁綜合種養產業結構調整,實現土地產出效益倍增,促進長效扶貧。產業強,百姓富。龍集鎮堅持產業發展帶動村居、農戶增收的思路,做大做強稻蝦共作產業,現已建成稻蝦共作面積1.6萬畝,創建國家級稻漁綜合種養示范基地一個,實現畝均較傳統一麥一稻增收1500元以上,村居家底更厚了,農戶收入更高了。

龍集鎮成功創建泗洪縣農業001百園工程、國家級稻漁綜合種養示范區,江蘇省稻漁綜合種養一、二、三產融合先導區,國家級農業產業強鎮建設鄉鎮。在品牌建設上取得國家級地理標志“龍集子”。2019年,龍集鎮水產品總產量7059噸,其中淡水養殖4439噸,捕撈產量2620噸。稻漁綜合種養規模、小龍蝦年產量均位居全市第一。

責任編輯/趙吉政

猜你喜歡
集鎮村居種養
村居
集鎮幼兒家庭教育聯盟建設的行動研究
安徽 大力實施種漁綜合種養百千萬工程
城鎮化進程中集鎮建設問題探析
村居
四川省稻漁綜合種養模式多點開花
村居
稻蝦共生高效生態種養模式及其效益分析
華北鐵路開通令沿線集鎮層級有何變動
第一次做飯
亚洲欧洲无码精品Ⅴ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