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1prt"></var><var id="v1prt"><dl id="v1prt"><listing id="v1prt"></listing></dl></var>
<var id="v1prt"></var>
<var id="v1prt"><strike id="v1prt"><listing id="v1prt"></listing></strike></var>
<var id="v1prt"></var>
<var id="v1prt"><strike id="v1prt"></strike></var><var id="v1prt"><strike id="v1prt"></strike></var>
<var id="v1prt"><strike id="v1prt"></strike></var><var id="v1prt"><video id="v1prt"><thead id="v1prt"></thead></video></var>

俄烏沖突中的“流量”武器及戰術

2022-06-24 22:03王岐朋等
輕兵器 2022年6期
關鍵詞:標槍烏軍反坦克

王岐朋等

被反坦克導彈擊毀的俄軍坦克

在俄烏沖突的地面戰場上,最引人矚目的便是西方各式各樣的反坦克武器與俄羅斯裝甲洪流之間的激烈對抗。在西方援烏的品種繁多、五花八門的反坦克武器中,具有較高技術含量的單兵便攜式反坦克導彈無疑是話題量極高的。

據報道,此次俄烏沖突中北約國家共計支援烏克蘭N LAW反坦克導彈有數千枚,號稱“裝甲殺手”的美制“標槍”反坦克導彈有數百枚。鑒于這兩款武器自帶的光環效果,很多人將它們看作是在此次俄烏沖突中能夠抵擋俄軍裝甲洪流的“戰爭神器”。

從整體戰場情況來看,烏軍雖然摧毀一定數量的俄軍裝甲車輛,阻擋了俄軍裝甲集群快速突擊的步伐,但在使用西方援助的單兵反坦克導彈時卻失誤重重。那么為什么這兩款“明星”武器會在這次俄烏沖突中表現平平呢?筆者認為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

從目前流傳出來的圖片來看,俄軍參與此次特別軍事行動的坦克基本上都進行了充分的防護。首先,此次俄軍參與特別軍事行動的坦克車輛披掛有各型反應裝甲,可有效抵御來自破甲彈和穿甲彈的襲擊。其次,為了進一步防御來自反坦克導彈的掠頂攻擊,俄軍的坦克加裝了格柵頂棚??梢哉f采取這兩種措施,極大提高了坦克在戰場上的生存能力。

俄軍此番神操作的依據是什么呢?答案是,深諳主流反坦克導彈的技術軟肋。

“標槍”反坦克導彈

“標槍”反坦克導彈具有以下主要特點及軟肋。

一是采用較為傳統的高拋彈道垂直攻頂模式,即發射后導彈向上爬升,而后從上往下利用聚能裝藥串聯戰斗部對裝甲目標頂部進行毀傷,可摧毀目前絕大多數主戰坦克,但很容易被格柵頂棚攔截。由此不難看出,為什么俄軍主戰坦克頂部會出現看似雞肋的金屬格柵的高明之處。

二是采用先進的圖像紅外尋的追蹤制導系統?!皹藰尅狈刺箍藢棽捎眉t外焦平面陣導引頭,是一種實現全自動導引的反坦克導彈。發射前,射手需先使用發射控制單元鎖定目標圖像,而后將目標圖像數據傳入設有紅外成像的導彈導引頭。導彈發射后制導處理單元根據目標圖像的特征信號,自動識別和跟蹤目標。因此,“標槍”反坦克導彈的命中率也極易受到一些紅外干擾源的影響。

“后起之秀”NLAW反坦克導彈

英國的NLAW反坦克導彈,從它的名稱NLAW(Next generation LightAnti-tank Weapon)分析,可以明晰其定位是“下一代輕型反坦克武器”,被譽為“城鎮巷戰利器”。NLAW反坦克導彈采用PLOS制導模式,射手將瞄具對準目標連續追蹤3s即可發射,導彈制導系統自動計算目標速度、目標距離、風速等參數,然后生成預測數據,導彈會根據預測數據自主飛行,大約2~3s后命中目標。因此,只要目標運動狀態不突然發生巨大變化,基本可以有較高的命中率。另外,NLAW反坦克導彈的穿甲深度僅為500mm,經常無法有效擊穿設有防護裝置的主戰坦克頂部。

面對烏軍大量的輕型反坦克導彈,俄羅斯軍事專家洞悉其軟肋,因此在裝備防護上,披掛了大量的高爆反應裝甲以及頂部加裝金屬格柵,此舉雖然遲緩了坦克的戰場靈敏度,但俄軍駕駛人員通過高超的駕駛技能以及坦克的大功率發動機,極大提高了其戰場生存度。

加裝格柵頂棚的俄軍坦克

烏軍NLAW反坦克導彈樓頂伏擊俄軍坦克

實戰應用是檢驗裝備的試金石,依據網絡上流傳較廣的兩段烏軍反坦克導彈實戰視頻,可以佐證矛盾之爭的基本效能:

烏軍NLAW反坦克導彈樓頂伏擊俄軍坦克

該視頻中烏軍隱匿在道路一側的一棟建筑物內,通過窗口使用NLAW反坦克導彈對正在道路上行進的俄軍坦克進行伏擊。但出人意料的是導彈命中坦克頂部后,并沒有對車體造成任何實質性損傷,只是高射機槍部位起火,而后該坦克正常平穩駛離該道路。

烏軍反坦克導彈伏擊俄軍裝甲車隊

視頻中烏軍便攜式反坦克導彈陣地隱匿在道路一側,對正在一路縱隊行軍的俄軍裝甲車隊進行伏擊。第一枚反坦克導彈成功命中位于頭車的一輛T-72坦克,導致該坦克頂部起火,坦克上除駕駛員繼續駕駛車輛外,車長、炮長迅速棄車逃離。同時車隊中的步兵戰車迅速組織載員下車占領陣地,并和其余坦克對烏軍發射陣地進行火力覆蓋。最終,被命中的坦克車載滅火抑爆系統啟動,火勢被撲滅,坦克順利駛離戰場。

從兩次車臣戰爭到俄格沖突再到敘利亞內戰,可以說俄軍是一支從實戰中走來的部隊。

一是俄軍分隊一級戰術整體訓練有素。從俄軍坦克遭遇烏軍襲擊的視頻就可看出,俄軍分隊一級戰術整體訓練有素,能夠針對戰場情況迅速做出反應。這源于俄軍日常嚴格的訓練和定期的內部突擊檢查。同時,此次參與特別軍事行動的俄士兵沒有未經實戰的義務兵,清一色為俄軍現役久經戰場的職業軍人。

二是步坦協同,低耗高效。從整體戰場來看,俄軍多采取的是重兵團合圍城市,以重裝武器掩護步兵聯隊前出清剿的方式穩步推進。面對城鎮作戰,從媒體披露的畫面和信息可以看出,俄軍的基本戰術思路是:步坦(或步兵戰車)協同。

為應對城鎮作戰環境對重型裝備的制約,防止烏軍游擊分隊利用大量的反坦克(裝甲)武器對重裝武器毀傷,充分發揮車載武器射程遠的優勢,俄軍對步兵分隊進行火力中遠程支援;而步兵分隊則通過默契的戰術配合和靈活機動的戰術,對烏軍零散的武裝人員進行圍剿。

此次沖突,俄軍步兵聯隊更是以對本土地形十分熟悉的東烏民兵、久經巷戰考驗的車臣特種部隊和部分敘利亞志愿兵組成,可以說在俄軍營級戰術群(BTG)的重火力支援下能夠很好地應對采用層層城鎮堡壘戰術的烏軍。烏東重鎮馬里烏波爾被采用該戰術的俄軍成功拿下,僅剩下小部分殘余武裝進行零星抵抗。

三是加強信息采集,實現精準打擊。行動過程中,俄軍投入類型多樣的無人偵察機,對城鎮、叢林地區進行反復偵察;對發現的可疑情況第一時間上傳至指揮平臺,平臺對確認后的信息則通過局部網絡下達給任務分隊,對堅固據點內的目標利用精確彈

藥或攻擊無人機,實現精準打擊。

俄軍活躍在戰場上空的察打一體無人機主要以“獵戶座”和“前哨-R”兩種型號為主,實戰效果良好,摧毀了多處烏軍地面目標。但整體裝備數量較少,導致使用頻率較低。與之相反,戰場表現較為活躍的則是俄軍以“海鷹-10”、“前哨”等為代表僅執行戰場偵察、監視任務的各型無人機。這些執行偵察、監視任務的無人機第一時間為俄軍特戰分隊標記了烏軍反坦克游擊隊的位置,極大減少了俄軍裝甲車輛的損失,必要時甚至可以為俄軍炮兵以激光照射目標。

反觀烏克蘭,其戰績不佳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幾個方面。

烏軍進行“標槍”反坦克導彈訓練

俄軍繳獲大量反坦克武器

一是臨陣拼湊,準備不足。從接裝到實戰時間過于緊湊,一些武器的性能、操作及基本理論學習必然得不到保障,導致出現一些操作不到位的現象,使武器的效能大打折扣。諸如“標槍”、NLAW這兩型較為先進的反坦克導彈,從學習到完全掌握至少需要1個月的時間,但目前烏軍明顯不具備這個條件,因此經常從戰場視頻看到遭烏軍反坦克導彈襲擊的俄軍坦克毫發無傷地離開。

二是型號繁雜,難以駕馭。目前,烏克蘭戰場上烏軍持有的反坦克武器有M72 LAW反坦克火箭筒、“鐵拳3”反坦克火箭筒、RPG-18反坦克火箭筒、“米蘭”反坦克導彈、“標槍”反坦克導彈、NLAW反坦克導彈等等,可謂型號過于繁雜。不同型號的反坦克武器操作又互不相同,再加上反坦克武器和射手都存在戰場消耗過快的現象,因此想要培養一名熟練的通用射手是非常困難的。相較于操作較為復雜的反坦克導彈,烏軍更喜歡操作較為簡單的各型反坦克火箭。

三是人員構成復雜,戰斗意志薄弱。據報道,烏軍中的雇傭軍和亞速營成員占據多數,這就導致參戰人員的動機不明確,人員之間不熟悉,缺乏配合默契度,相互之間不能形成有效的信息互通,而是基本處于游擊戰狀態。而其中亞速營和烏政府軍是矛盾重重。戰爭期間,就有烏軍以“不服管教”為由使用“圓點-U”戰術導彈摧毀了亞速營位于馬里烏波爾的指揮部并造成20名亞速營成員死亡的事件發生。

編輯/曾振宇

猜你喜歡
標槍烏軍反坦克
美報告:烏軍持續作戰能力正在下降
物理知識點在標槍運動中的應用
烏總統渲染“八萬俄軍壓境”
衛國戰爭蘇聯反坦克步槍史料(一)
“紅箭9”自行反坦克車方隊
超迷你的吹箭游戲
單兵反坦克武器
亚洲欧洲无码精品Ⅴ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