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1prt"></var><var id="v1prt"><dl id="v1prt"><listing id="v1prt"></listing></dl></var>
<var id="v1prt"></var>
<var id="v1prt"><strike id="v1prt"><listing id="v1prt"></listing></strike></var>
<var id="v1prt"></var>
<var id="v1prt"><strike id="v1prt"></strike></var><var id="v1prt"><strike id="v1prt"></strike></var>
<var id="v1prt"><strike id="v1prt"></strike></var><var id="v1prt"><video id="v1prt"><thead id="v1prt"></thead></video></var>

葉子上的“奇幻城堡”

2022-06-24 21:56張敏張新娟
天天愛科學 2022年8期
關鍵詞:堡壘蚜蟲城堡

張敏 張新娟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突然對葉子著了迷,不只是因為它們斑斕的色彩,也不只是因為它們百變的造型,而是我忽然發現,好多好多葉子,仿佛一夜之間,都變成了奇特的藝術品,有的葉片上,居然修筑起了“奇幻城堡”。

春天,校園里的小樹林,和往年似乎并沒有什么不同。課間,孩子們在樹林里捉迷藏。我像往常一樣,也到校園里“閑逛”,準備尋找并記錄一個春天的新故事。

就在我仔細觀察一朵淡紫色的通泉草花朵的時候,小何同學突然跑了過來:“老師,我們在葉子上發現好多紅果果!”

放眼望去,孩子們早已停下游戲,圍在一棵蚊母樹邊,嘰嘰喳喳地討論了起來。

“就在這里?!表樦『蔚闹更c,我朝一片蚊母樹葉看去。呵,葉片上隆起了一個個圓圓的小球,就像一座座小堡壘,不止有紅的,還有綠的、橙的,以及皺巴巴已變成黑色的。

“老師,葉子上怎么會長出果實來?”

“這個,恐怕不是果實吧!”我笑著說。然后,我撥開蚊母樹的枝葉,讓孩子們觀察那些隱藏在枝葉間的真正果實。那些咖啡色的小果實,身披短毛,頭頂宿存花柱,就像一個個扎著朝天辮的小娃娃。

“這才是真正的果實呢!”聽完我的介紹,孩子們對葉片上的“小堡壘”更加迷惑了。

不過,葉片上的小圓球里到底藏著什么秘密呢?我也好奇起來。

細細打量,我發現,新鮮的小圓球的表皮跟石榴皮一樣光滑,還帶著微微的光澤。我和孩子們把樹葉翻了過來。只見那些變成黑色的圓球底部已經炸裂成四瓣,仿佛里面被人丟進了手榴彈,轟然爆破。

“好奇怪的蚊母樹??!”我忍不住感嘆道。

“蚊母樹?”孩子們第一次聽到這樣一個古怪的名字。

“小堡壘會不會是蚊子的家?”

小何同學的話音剛落,其他孩子驚叫了起來。

我可以斷定,里面絕對不會藏著蚊子。因為蚊子通常將卵產在水中,卵孵化成孑孓,在水中生長,幼蟲成熟化蛹后,才羽化變成蚊子。顯然,大樹不會是蚊子的家。那蚊母樹葉片上的“城堡”會是誰的家呢?

我挑選了一個紅色、尚未開裂的“小堡壘”,準備將它打開,尋找城堡的真正主人。

在大家急切的注視下,我壯著膽子,小心地剝開了城堡的“圍墻”。

孩子們抻直了脖子,瞪大眼睛仔細看。

“蟲子,蟲子!”孩子們驚呼了起來。與此同時,我也發現了這只躺在城堡里的小蟲。它只有米粒一般大,腹部鼓鼓,米黃色,沒有長翅膀,躺在堡壘的“地板”上,一副悠閑的樣子。

這是什么蟲?迷你球形城堡難道就是它建造的?于是,我帶著孩子們上網查找資料。

原來,城堡里住著的是一位杭州新胸蚜的女王陛下。她的名字叫作“干母”。由于她不長翅膀,因此她無法離開宮殿自由飛翔,這個小小堡壘,就成了她全部的世界。想想也真夠可憐的!

接下來,我打開了另一座黃綠色的“堡壘”。在里面,我們發現了干母的寶寶們。呵,數量還真不少!它們芝麻粒般大小,有著裸粉色的身體,身上沾著白色粉末,和媽媽長得十分相像,還沒長出翅膀。我打開另一座“堡壘”后,大家興奮了起來。原來,里面的蚜蟲都已長出透明的翅膀??磥?,寶寶們長大了,馬上就可以展翅高飛了。

至于這個小小的葉上“堡壘”,毫無疑問,正是由女王陛下親自建造的。早春時節,蚊母樹的新芽即將舒展,干母從蚜蟲卵里孵化了出來。她用刺吸式的口器在葉片上吸食汁液,使葉片產生一個小小的凹陷,“宮殿”雛形由此誕生。接下來,葉片慢慢將女王包裹起來,“宮殿”的墻壁逐漸形成。到了4月下旬前后,這座被人們稱之為“蟲癭”的城堡最終建成,干母女王也成熟了。她用胎生的方法,產下50多只會長翅膀的蚜蟲寶寶。到了6月上旬,蚜蟲寶寶便會成熟,長出翅膀。它們向城堡注射一種神秘物質,致使城堡底部破裂。就這樣,蚜蟲們飛啊飛,遷往一個新的家園,開始了新的生活。

我捉來一只長翅膀的杭州新胸蚜,和蚊子做了一個比較,發現它們長得真是一點兒也不像?!拔媚笜洹泵髅魇茄料x的家,為什么不叫“蚜母樹”呢?

爬梳資料后,我得知:據說,中國古代民間,人們對這些長翅膀的小蟲子并不加以仔細區分,籠統地管它們都叫作“蚊子”,“蚊母樹”的稱謂由此而來。不過,我還是十分欽佩當初為蚊母樹命名的那位前輩,他得有多么細心,才能發現這種樹上悄然發生著的奇妙事情啊。我想,看到成群的小飛蟲從樹葉城堡中飄出,眼前如煙如霧、如夢如幻的時候,他的心情定與我一樣,充滿困惑,同時又對自然的造化之功致以無比的敬意。

我是宮崎駿的動畫迷,對動畫片里那些形形色色的城堡如數家珍。我原以為,大概只有幻想世界才有那些迷人的空中堡壘,可現在,我得說,就在我們身邊,也有著技藝同樣高超的建筑大師。瞧,這些葉片上的奇幻城堡,同樣精巧,同樣夢幻。

四月中旬,在豬秧秧那四棱狀的莖的頂端,我與蟲癭再次不期而遇。這一次,讓我對蟲癭有了新的認識,原來不僅在木本植物的樹葉上,在草本植物的莖和葉上也會有蟲癭現身。豬秧秧莖的頂部膨大、呈紅色的部分,與周圍的葉子一起形成蟲癭。這是一個不規則的堡壘,可以說,豬秧秧身上的每一個蟲癭都是獨一無二的。

我試著將其中一枚蟲癭輕輕打開,里面已經有十余條、約莫2毫米大小、黃色的小蟲在扭動,我打開150倍的顯微鏡,看見鏡頭下的它,由十余個體節組成,快速搖擺著身子,奮力向前行動,興許是不習慣顯微鏡的強光吧。顯然,它的體形特征和住在蚊母樹蟲癭中的杭州新胸蚜有很大的差別。難道它就是傳說中的癭蜂的幼蟲?我有點兒興奮起來。我急切地等待著它們變蛹和羽化,想要見見它們的廬山真面目。當然了,我也好奇,這一次,它們會選擇在哪個位置實施“爆破”行動?

有了這兩次經歷后,我更加仔細地觀察身邊的葉子。沒想到,能夠在葉片上建造奇幻城堡的藝術家,還有不少哩!只可惜,有時候,我也被它們的建筑規模所震驚,以至于不敢動手打開它們的“城堡”,窺探建筑師的身份。

除了在大自然中觀察蟲癭、拜會“城堡”建造師,我也經常到網上查找資料,收集形形色色的“城堡”。如果將來有可能,我還想做個“葉片上的城堡展”哩!

猜你喜歡
堡壘蚜蟲城堡
封控小區里筑起“紅色堡壘”
蚜蟲婆婆
打造黨支部“四個堡壘”推動黨建工作走深走實
出生就懷孕的蚜蟲
出生就懷孕的蚜蟲
出生十天就當“外婆”的蚜蟲
沒有門的房子
魔逗城堡
英國海岸線上廢棄的“外星人”堡壘
空中飄來一座大城堡
亚洲欧洲无码精品Ⅴa